> 网站首页
  天津地调中心>专题>京津冀协同发展区地质调查信息服务平台>新闻资讯
创新编制京津冀地区国土资源与环境地质图集
发布时间: 2016-05-09    稿源:
 

(稿源:团结报)

  生态环境既是重要的民生问题,也是京津冀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造成环境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能源结构不合理、化石能源消耗密度大、散煤消耗量大是重要原因。《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将生态保护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三大率先突破的领域之一。

  日前,由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常务副主席齐续春带领的民革中央“京津冀能源结构调整”调研组奔赴北京、天津、河北等地,调研能源结构现状,探索通过能源结构调整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减轻环境压力的途径。

  降低煤炭消费加大外来引电

  京津冀是全国重要的区域能源消费中心,能源消费总量占全国的10%以上,而其中煤炭消费占比近72%。

  “以煤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在支持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也造成了巨大的环境代价。”在民革中央调研组与河北省有关部门负责人举行的座谈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主任彭苏萍认为,降低煤炭消费总量是京津冀三地面临的共同压力,其中以河北的任务尤为艰巨。

  “去年河北煤炭消费总量是2.9亿吨,‘一煤独大’成为河北能源结构的突出特点。”河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负责人介绍说,煤炭消费占全省能源消费总量的88.5%,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4个百分点。

  近两年,河北省通过实施“6643”工程,使钢铁、水泥、玻璃等行业一大批过剩产能有效退出,带动减少煤炭消费量2700万吨。同时,严格落实煤炭减量替代政策,明确要求新增燃煤建设项目,煤炭消费量必须限定在原有规模以内,坚决控制增量。

  通过工程减煤和政策限煤,河北省减少了部分煤炭消费,但和庞大的消费总量相比,减煤压力依然存在。

  河北省消费的煤炭72%来自其他省份,“变输煤为引电”是此次调研组很多专家提出的建议,减少燃煤发电,将其他地区丰富的清洁能源通过建设特高压电路,输送到京津冀地区,稳步扩大外受电规模,积极协调落实外受电源。

  “特高压电路是当今世界电压等级最高、最先进的输电技术,输送容量大、送电距离长、线路损耗低、占用土地少。”国家电网天津电力公司负责人表示,我国先进成熟的特高压技术可以解决“电从远方来的问题”,既满足当地能源的消耗,又解决了燃煤排放的问题。

  提高煤炭使用效率加强清洁化利用

  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区的大唐清苑热电项目,是河北省和保定市的重点能源建设项目,3月29日下午,万鄂湘率民革中央调研组到访此处。

  “实施烟气深度冷却余热回收,2014年两台机组大修时分别进行了低温省煤器的加装。同时,2号机组计划进行双转子改造,消除汽轮机组冷端热损失,降低全年煤耗6.66g/kWh,年降低标煤耗量约20000t。”在生产现场,大唐清苑热电有限公司负责人边走边介绍着该公司的环保设施运行及污染物排放情况,万鄂湘不时点头,不时追问,深入了解该公司节能管理、机组超低排放改造的相关情况。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加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减少散煤使用,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而如何节能提效,加大煤炭的高效清洁利用,也是民革中央此次调研的重点之一。在京津冀三地的调研过程中,民革中央调研组分别察看了北京科利源热电有限公司热力供应中心锅炉车间、大唐清苑热电有限公司、天津大港发电站等地,探索在现行资源禀赋条件下煤炭清洁利用的方式方法。

  “从我国国情出发,要认识到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还是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民革中央原副主席、中国工程院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院士谢克昌强调,要科学理解现代能源体系,做好煤炭这篇文章,使煤炭得到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

  调研组专家建议要严格限制高耗能行业发展,逐步淘汰疏解高耗能行业,另一方面,应重点控制高耗能行业化石能源的使用过程,提高能源使用效率。

  2015年最后两个月内的5次重污染天气,把京津冀地区全年的PM2.5浓度拉高了好几个百分点,一下子凸显了散煤治理的艰巨性。数据显示,河北农村约有1575万农户,每年户均耗煤平均在2.5吨左右,总量约4000万吨。

  如何降低散煤燃烧量和排放量,成为摆在京津冀能源结构调整方面的一道难题。

  “散煤治理问题是涉及城镇化进程、集体土地管理、基础设施建设、生活习惯改善等多方面的综合性问题,由于散煤使用较为分散,难以集中管理,解决起来难度较大。”北京市环保局负责人在调研座谈时介绍说。

  事实上,当前,京津冀三地在治理散煤燃烧上已采取了积极的举措,如河北实施农村燃煤清洁利用和替代行动,通过加大财政补贴力度,在农村推广应用高效炉具;天津更换先进灶具86万套,全市116万吨散煤实现清洁化替代;北京全面开展农村地区村庄“煤改清洁能源”和“减煤环煤”工作。

  对于散煤治理,谢克昌还建议要进一步提高全民节能意识,坚决抑制不合理的能源消费。积极引导全社会转变传统用能理念,形成节约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

  提高清洁能源比重大力发展新能源

  “能源结构的调整,就是要做好一个加减法。”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法研究所副所长、民革党员侯佳儒认为,必须加大可再生能源比重,削减煤炭的使用,加快发展风电、光伏、地热等可再生能源。

  在天津市龙源大港马棚口风电场,矗立着几十座高大的风力发电机组,巨大的叶片缓缓转动。截至目前,这里累计完成发电量超过10.3亿千瓦时,与同等装机容量火电厂相比,累计节约标准煤36.3万吨。

  “在所有可再生能源利用技术中,风力发电是技术最成熟、最具规模开发和商业发展前景的方式。”风电场工作人员介绍说,与传统能源相比,风力发电不依赖于矿物能源,没有燃料价格风险,发电成本稳定,也没有碳排放等环境成本。

  谢克昌也发现,由于弃风限电等原因,风电的实际利用小时数不足。除了风电本身间歇性、不稳定性的特点,还与现行的能源管理体制有关。他建议应继续加强风电消纳能力,优化能源布局,完善能源基础设施。

  目前,河北省在张家口和承德两地已经分别建成了百万千瓦级的风电示范基地,2015年底北京风力发电装机规模也达到了20万千瓦。

  除了风力发电,京津冀地区近年来还加大了光伏和地热资源的利用,河北大型光伏电站从无到有,分布式光伏由单一示范项目逐步扩大到多元化市场运作,2015年底光伏装机规模居全国第七,在保定雄县建成华北首座“无烟城”,创建了地热利用的新模式。

  虽然京津冀地区可再生能源消费比重都有所提升,但清洁能源发展时间较短,产业规模较小,产业基础相对薄弱,技术研发方面还有所不足。

  对此侯佳儒建议,提高可再生能源比例,也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一些经验,如建立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度、社区团体购电制度、绿色消费信息强制公开制度,特别是公共效益基金制度,在购电价格中提供一定比例用于支付能源技术的开发。

  国家发改委地区经济司副司长刘伯正从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角度出发,建议优先安排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上网,同时积极扩大区域外清洁能源的供应,增强供电通道,打造一体化智能能源系统。

  记者手记

  记者在随同调研时了解到,京津冀三地在能源发展中面临的形势和问题各有不同,北京能源资源短缺,能源消费对外依赖性强;天津清洁能源发展时间较短,产业基础相对薄弱;河北煤炭消费总量大、比重高。

  虽然情况各有不同,但面对的环境污染压力是一致的,在能源结构调整过程中,京津冀三地不仅仅是要解决好各自的能源问题,更要立足自身能源实现优势互补,构建京津冀一体化的绿色低碳、安全高效现代能源体系。

  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齐续春在调研中反复强调,不能站在天津说天津,站在河北说河北,必须要纳入到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角度加以考量。

  京津冀三地要围绕区域大气污染联防联控联治的中心任务,坚持绿色低碳的发展方向,协同推进区域内燃煤压减、清洁能源设施建设等重点任务。

  河北是可再生能源大省,有丰富的风能、地热等资源,立足资源禀赋的优势,可为京津冀地区提供清洁能源供应保障,京津地区可利用资金技术优势,引导能源技术研发攻关。依照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区域一体原则,建立能源中心协调区域内能源供给,探索实现区域内能源生产和消费清洁高效的有效路径。

  能源结构调整,不能靠行政区划,站在各自的经济利益上谈,要打破一亩三分地思维,增强大格局的意识。京津冀地区要为优化开发区域能源发展形成示范作用。

  调研组专家建议要严格限制高耗能行业发展,逐步淘汰疏解高耗能行业,另一方面,应重点控制高耗能行业化石能源的使用过程,提高能源使用效率。

  2015年最后两个月内的5次重污染天气,把京津冀地区全年的PM2.5浓度拉高了好几个百分点,一下子凸显了散煤治理的艰巨性。数据显示,河北农村约有1575万农户,每年户均耗煤平均在2.5吨左右,总量约4000万吨。

  如何降低散煤燃烧量和排放量,成为摆在京津冀能源结构调整方面的一道难题。

  “散煤治理问题是涉及城镇化进程、集体土地管理、基础设施建设、生活习惯改善等多方面的综合性问题,由于散煤使用较为分散,难以集中管理,解决起来难度较大。”北京市环保局负责人在调研座谈时介绍说。

  事实上,当前,京津冀三地在治理散煤燃烧上已采取了积极的举措,如河北实施农村燃煤清洁利用和替代行动,通过加大财政补贴力度,在农村推广应用高效炉具;天津更换先进灶具86万套,全市116万吨散煤实现清洁化替代;北京全面开展农村地区村庄“煤改清洁能源”和“减煤环煤”工作。

  对于散煤治理,谢克昌还建议要进一步提高全民节能意识,坚决抑制不合理的能源消费。积极引导全社会转变传统用能理念,形成节约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

  提高清洁能源比重大力发展新能源

  “能源结构的调整,就是要做好一个加减法。”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法研究所副所长、民革党员侯佳儒认为,必须加大可再生能源比重,削减煤炭的使用,加快发展风电、光伏、地热等可再生能源。

  在天津市龙源大港马棚口风电场,矗立着几十座高大的风力发电机组,巨大的叶片缓缓转动。截至目前,这里累计完成发电量超过10.3亿千瓦时,与同等装机容量火电厂相比,累计节约标准煤36.3万吨。

  “在所有可再生能源利用技术中,风力发电是技术最成熟、最具规模开发和商业发展前景的方式。”风电场工作人员介绍说,与传统能源相比,风力发电不依赖于矿物能源,没有燃料价格风险,发电成本稳定,也没有碳排放等环境成本。

  谢克昌也发现,由于弃风限电等原因,风电的实际利用小时数不足。除了风电本身间歇性、不稳定性的特点,还与现行的能源管理体制有关。他建议应继续加强风电消纳能力,优化能源布局,完善能源基础设施。

  目前,河北省在张家口和承德两地已经分别建成了百万千瓦级的风电示范基地,2015年底北京风力发电装机规模也达到了20万千瓦。

  除了风力发电,京津冀地区近年来还加大了光伏和地热资源的利用,河北大型光伏电站从无到有,分布式光伏由单一示范项目逐步扩大到多元化市场运作,2015年底光伏装机规模居全国第七,在保定雄县建成华北首座“无烟城”,创建了地热利用的新模式。

  虽然京津冀地区可再生能源消费比重都有所提升,但清洁能源发展时间较短,产业规模较小,产业基础相对薄弱,技术研发方面还有所不足。

  对此侯佳儒建议,提高可再生能源比例,也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一些经验,如建立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度、社区团体购电制度、绿色消费信息强制公开制度,特别是公共效益基金制度,在购电价格中提供一定比例用于支付能源技术的开发。

  国家发改委地区经济司副司长刘伯正从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角度出发,建议优先安排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上网,同时积极扩大区域外清洁能源的供应,增强供电通道,打造一体化智能能源系统。

自然资源部 | 中国地质调查局 | 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 | 天津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 | 河北省自然资源厅 | 北京市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 地调局航遥中心 | 地调局水环中心 | 地调局发展中心 | 地调局实物资料中心 | 地调局环境监测院 | 地科院力学所 |地科院水环所 | 地科院物化探所 | 地科院勘探所